毛熊和腐国那点屁事

这两天毛熊双面间谍在英国被人下毒,英法德美二话不说就找毛子说事,一副我要弄死你的凶恶嘴脸。不过细细品味一下这个事件的调查速度,颇有当年“伊拉克的洗衣粉”的味道。这个事情其实各国都是心知肚明,孰是孰非根本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赶紧把这个事情吵起来,把事情搞大,趁着俄罗斯大选年和世界杯年找找麻烦。网上看到一个水友引用了一段话,觉得正是切切实实反应这事情的本质,不得不说艺术作品源于生活,高于生活:

康熙道:“你们仔细想想,吴三桂倘若派人入宫行刺,决不会拣着他儿子正在北京的时候。刺客什么日子都好来,难道定要拣着他儿子来朝见的当口?这是可疑者之一。吴三桂善于用兵,办事周密,派这些叛贼进宫干事,人数既少,武功也不甚高,明知难以成功,有什么用处?这跟吴三桂的性格不合,这是可疑者之二。再说,就算他派人刺死了我,于他又有什么好处,难道他想起兵造反吗?他如要造反,干么派他儿子到北京来,岂不是存心将儿子送来给我们杀头?这是可疑者之三。”

韦小宝先前听方怡说到陷害吴三桂的计策,觉得大是妙计,此刻经康熙一加分剖,登觉处处露着破绽,不由得佩服之极,连连点头。

索额图道:“皇上圣明,所见非奴才们所及。”

康熙道:“你们再想想,倘若刺客不是吴三桂所派,却携带了平西王府的兵器,那有什么用意?自然想陷害他了。吴三桂帮我大清打平天下,功劳甚大恨他忌他的人着实不少。到底这批叛贼是由何人指使,须得好好再加审问。”

索额图和多隆齐声称是。多隆道:“皇上圣明。若不是后上详加指点开导,奴才们胡里胡涂的上了当,不免冤枉了好人。”康熙道:“冤枉了好人吗?嘿嘿!”

 

说到底,这件事情只有2个最终受害者,那个双面间谍和他女儿,但说到底也是咎由自取,变节者在古今中外都很少有好下场。正所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,夜路走多了总要摔着,只不过,这个双面间谍摔进了别人刚挖好的坟墓里。

One thought to “毛熊和腐国那点屁事”

发表评论